Alen.Lecter

冷爭妍:

卡修啊啊啊啊竟然❤️

廓尔:

【魔道祖师系列】原著:墨香铜臭《魔道祖师》

策划/作词/美工:素昭【V.C音乐】
作曲:楚song【V.C音乐】深度ys【V.C音乐】
编曲:风梓歌【V.C音乐】
演唱:魏无羡—卡修
蓝忘机—灰老板
后期:亦北
海报手绘原画:千二百
PV手绘原画:-璎珞-、牧北风、踏焰焚风、x_yukiiiii、Higga、千凝垚垚酱
题字:零雨其蒙蒙
PV:小岛诗人【V.C音乐】
特别感谢:灼夙 苏别久

—【V.C音乐出品】—

【文案】
江湖夜雨十三载,春风吹皱一杯酒。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到此凄凉否?千万恨,为君剖。
但愿得,河清人寿。
愿不负,人间白首。

【词】
[蓝忘机] —灰老板
江湖 夜雨十三年后,
春风 吹皱一杯酒。
故人 酩酊半生侠义恩仇,
不及 姑苏月下一回眸。

[魏无羡]—卡修
云深醉花间 逍遥少年游。
皓雪惊鸿落 入他琴音化作温柔。

[蓝忘机—灰老板
孤城荒夜万鬼哭,他一人独走,
尝遍悲愁,也曾看遍春与秋。
[魏无羡]—卡修
纵魂血洗不夜天,白骨之上开出不朽,
若借梦能否再逢故友。

—Music—

[魏无羡]—卡修
云梦 莲风不知清愁,
吹醒 眉峰一叶秋。
金麟 花宴别后临风回首,
恍惚 年少一眼至白头。

[蓝忘机]—灰老板
问灵无人答 山河多清瘦,
万千星辰落 铺就一卷情深不寿。

[蓝忘机]—灰老板
三千斜阳来叙旧,回忆都褶皱,
尝遍悲愁,也曾看遍春与秋。
[魏无羡]—卡修
陈情一曲等黄昏,遥远年岁酿成烈酒,
若借梦能否再逢故友。

—Music—

[魏无羡]—卡修
前世万千爱与恨,为一人而剖。
[蓝忘机]—灰老板
今生同守,愿得河清人亦寿。
[合唱]卡修+灰老板
眼前星垂平野阔,并肩共看月涌江流,
愿不负一世人间白首。

—End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注:
1、 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————黄庭坚《寄黄几复》
2、 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。————杜甫《旅夜书怀》
3、我亦飘零久!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宿昔齐名非忝窃,只看杜陵消瘦,曾不减,夜郎僝僽,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到此凄凉否?千万恨,为君剖。
兄生辛未吾丁丑,共此时,冰霜摧折,早衰蒲柳。诗赋从今须少作,留取心魄相守。但愿得,河清人寿!归日急翻行戍稿,把空名料理传身后。言不尽,观顿首。
————顾贞观 金缕曲二首

末日狂歌

以西:




我努力了!!


求问除了不老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直接放的,好多小宝贝都说打不开不老歌


【末日狂歌】


 


ONLY狗崽


 


 


妖狐发誓,他是一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,仗着颜好又是个明星,睡过的女人能排出香榭丽舍大街。


 


肤白貌美大长腿,一直是他的人生追求。


 


可如今他却对一个男人有感觉了,简直是见鬼,虽然这个男人也是肤白貌美大长腿,甚至是加码版。


 


一切都要从七个小时前说起。


 


彼时他正出席新电影的首映礼,穿着一身骚包的紫西装,拉着演女主角的青行灯窃窃私语——当然,青行灯并没有和他睡过,虽然他总是不放弃地明示暗示了几百回合,但统统都被挡了回来。


 


可算是棋逢对手,妖狐蠢蠢欲动,倒是为此消停了几个月的日更床伴,一心扑在了这位难搞的御姐身上。


 


电影正放到男主角遇鬼的片段,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从后方响起,青行灯正嗤笑这些明明害怕还赶趟来观影的胆小鬼,就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破空而出。


 


有脾气差的当场就吼了句看鬼片叫个毛线的叫,女人的叫声却越发凄凉起来,断断续续叫着救命。


 


妖狐踟蹰了下,往屏幕一看,白日当空,声音不是从电影里传出来的,正想找人来看看情况,惨叫却从四面八方一起响起来。


 


救命!


救命啊!


有野兽咬人!


 


妖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东京繁华闹市正中,怎么会有野兽,还以为是隔壁电影派来捣乱的人,就看见经纪人三尾和妖刀姬从侧门进来,慌慌忙忙一把拉了两位大牌就走,“出大事了,赶紧走!”


 


会场这时终于亮起了灯,回过头去看,混着电影的背景音倒格外应景——后排观影的人早就乱做一团,挣扎尖叫缠困其中,妖狐眯了眼仔细辨认,没看到什么野兽,只有一群人,或者说两群人,一群在逃,一群在追。


 


不就是传说中的丧尸。


 


要不是三尾的细高跟敲在大理石地砖上啪啪啪作响太真实,妖狐简直要以为他是在做梦了,明明上一刻他还美人在怀轻笑言谈,下一秒竟然就身陷末日。


 


虽然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但每一部丧尸电影都是从局部开始扩散到全球,不到世界末日不罢休。


 


如果生命还剩最后一秒,他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,只是看到另一头已经被推进车里的青行灯,他觉得刚才最后一句应该言简意赅地说——其实我想和你睡觉——而不是如果你怕的话我帮你遮住。


 


说些什么屁话,那可是靠着鬼片拿影后的女帝王!


 


可惜三尾还是没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,匆匆拉开车门就把人往里按,手上气力不小,“你先回去待着,我接了雪女就来!”


 


“可是……”下一秒车门就被扣回去,引擎瞬间发动奔了出去,妖狐从后玻璃里看到三尾脱了她自傲的萝卜丁转身回了会场。


 


并不是再也不见,这样的安慰似乎也没有什么用,毕竟乱世里人命从不由己。


 


可他也不能跳了车跟着回去,那位姐姐的脾气非得手撕了他,只好扭回来伤春悲秋,半晌才注意到身处的并不是他的保姆车。


 


司机也不是那个总爱和他摆谈可爱女朋友的河童死矮子,那家伙又矮又丑又傻逼,女朋友却让人艳羡,又一颗被猪拱了的好白菜——妖狐在这种时候总是忘记他的光辉情史,毕竟别人家的才是好馍馍。


 


开车的人他是知道的,最近三尾新招来的保镖,上一个保镖鸦天狗听说是老家要建房被喊回去当苦力了。


 


这个……妖狐才想起来这个新人来了好几天,自己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又觉得这怪不了他,他是有搭话的,可是无奈对方架着副黑超满脸冷漠比他还大明星架子地只字不答,妖狐只好放弃。


 


可眼下三尾放心地把他交给了个半陌生人,看着这前路漫漫估计也是亡命天涯的伙伴,妖狐觉得还是有必要认识一下的,于是他斟酌了一下,开了口。


 


“这位大哥吃了吗??”噢尼玛,又什么屁话。


妖狐想轮自己几个耳刮子,对方倒是忽略了他的小失误,自我介绍起来,“我叫大天狗。”


 


所以三尾的保镖招聘公告上是写了应聘的人都必须叫X天狗吗?


你表哥鸦天狗都回家搬砖了,你怎么还在这里装逼。


 


可怜妖狐内心戏十足手上不停,抓着车门把手浑身僵硬,估算着在丧尸浪潮扑来之前他死于车祸的概率,名叫大天狗的小伙子看起来冷冷冰冰,脚下却把破烂桑塔纳开成了法拉利,视交通规章为无物,一路飞驰毫不停歇。


 


妖狐没敢说自己其实晕车,在将吐未吐的眩晕里终于注意到他们驶向了偏离,挣扎着探个头去问,一股冷冽的淡香窜入鼻间才恢复了些神智,感慨起这人皮肤真好,豆腐似的,“这不是回我家的路。”


 


“先去我家,有些东西要拿。”


 


妖狐点点头又回去后座上躺尸装死,等到大天狗一个漂亮的漂移进库把他甩下来,干呕一下才想起来他今天是被三尾拽起来参加的首映礼,只来得及喝了口水。


 


可大天狗显然没这个心思来心疼这位娇生惯养的大明星,拉开车门就扯着人走,妖狐正想叫嚷注意礼仪,毕竟他的西装是定制款Versace,完全依着他喜好的颜色和款式,当初也是肉痛了好一阵才到手的,眼角里瞥到周围的一圈豪车,和脑袋上方金光闪闪的荧光牌。


 


见鬼,这家伙竟然住御魂四期。


 


这个小区妖狐也是知道的,市内知名高档住宅,在地皮金贵的京东傲视群雄,号称卖得不是房而是情怀。


 


妖狐眨巴眨巴眼,决定从此以后再不以貌取人,谁知道你的小保镖竟然是个隐形富豪呢,不过看样子也是个富二代,那飙车技术,大概是师从秋名山车神。


 


然而妖狐还是错估了未来将给予他的震惊程度,当他站在一个以正红为主色,装修浮夸极致的房间的时候,他脑子里竟然出现了阳光沙滩和跳草裙舞的大天狗。


 


然后他以一种十二分怜悯的眼神看了过去,对方这次倒是成功接受到了他的天线,好心解释着,“我只是借住而已。”


 


妖狐一瞬间就平衡了,又把人的标签重新贴上了穷小子,放了大天狗一个人进卧室去收拾东西,转头开始参观起这间被评分成负一百的房子——简直是越看越辣眼睛,妖狐忍不住捂脸抽泣,最后被玻璃茶几上的一个相框吸引了去。


 


照片上拥拥挤挤四个人,三男一女,穿着统一的迷彩服,正中间那个抱着手臂一脸严肃的女人他是认得的——青行灯的经纪人,妖刀姬。右手边站着个白毛糙汉,后面是个红毛糙汉,没什么好看的,唯独左手边那个,妖狐凑近了去瞧,略显幼稚的脸上扒拉着几道军绿颜料,嘴角倒是轻轻浅浅的笑意。


 


——是副藏不住的好皮相,不知得祸害多少邻家妹妹。


 
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 


被抓包也毫无偷窥隐私羞愧之意的妖狐施施然转过身,大天狗显然已经收拾好了他的行李,正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盯着他。


 


那副拉风的黑超终于被取了下来,露出大天狗英俊的脸,衬着他现在穿着的剪裁贴合的黑西装,活生生一个从画报里走出来的禁欲系超模,让妖狐感叹这次三尾算是看走了眼,这么好的资源不捧着,做了个无名无姓的小保镖。


 


“你认识妖刀姬。”妖狐晃了晃手里的相框,果然超模的目光从他脸上移到手上,还是一脸冷漠,“军校的前辈。”


 


真无聊,问什么答什么的乖宝宝,到底会不会聊天了。妖狐起了逗弄人的心思,寻思着以前拍过的一部关于狐妖的电影,当时导演特意给他找了个老师,教了他两个礼拜的魅惑术,杀青之后这身本事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,毕竟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一个比自己还娘炮的男人,此时倒是温习功课的好时机。


 


妖狐丢了相框就往人身上靠,半个身子重量都压过去,一手勾了脖颈,一只手挑了下巴,口中念念有词,“在我的怀中,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,我的爱人。”


 


大天狗估计没被人这么调戏过,愣了两秒才就着手上冰冷僵硬的物件把人一推,用的气力不轻,有些咬牙切齿,“先担心担心自己的小命吧,我、的,爱、人。”


 


这下妖狐满意了,瞥见大天狗绯红的耳根,低头去看塞给他的东西,好家伙!一把货真价实的枪,“格洛克G19,一匣33弹,省着点。”


 


妖狐琢磨着禁枪令什么时候成了虚设,看见大天狗右腰边别着的沙漠之鹰就禁了声,装逼好伙伴,除了沙鹰你还知道什么。


 


“该走了。”大天狗手上还提着个旅行袋,看那样子大概也都是些违禁物品,妖狐跟了两步又转回来,把照片从相框里抽出来揣进了内衬口袋里,笑嘻嘻地回答,“没什么,拿漏了东西。”


 


如果世界还剩最后十秒,应该做些什么?


在此之前妖狐没想过这个问题,人生不长也不短,足够放肆挥霍也足够踟躇等待,妖狐从一开始就打着随心所欲的旗号,不后悔昨天也不展望明天,在今天的有限时间里潇洒勾搭。


 


直到电梯门打开的瞬间,面目可憎的丧尸把他扑倒在地,他竟然叫不出一声救命,满脑子只有被弄脏的西装,和下辈子也要做个美男子的执念。


 


还好旁边的大天狗反应敏捷,在他被咬到之前扯着丧尸的后衣领使劲一扔出去,一声枪响直中眉心,妖狐仰躺在冰冷的地上看着大天狗收了枪向他伸出手,想起也许做个美女子也不错。


 


先前的桑塔纳被果断抛弃,换成了外型和名字一样野性的悍马H1,妖狐端端坐在副驾位上,还没从刚才几近惨死的危机中缓过来,大天狗就一轰油门飙了出去,撞飞几个也许还无辜的丧尸,留下一路泥泞。


 


外面的世界比起最开始乱了很多,瘟疫总比人类的想象来得更迅速,大街上硝烟弥漫,三步一具尸体,十米一辆弃车,人人都是自保不余,只顾上挣扎逃亡,最后发现其实无处可逃。


 


妖狐看够了外面的惨像,收回目光又去看开车的大天狗,蹙着眉抿着唇,像是专注在漫漫前路,妖狐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看,直到对方终于忍受不住打断,“看够了吗?”


 


“没有,”果然耳朵又红了,妖狐忍不住笑,觉得自己这种心情就像是逗一只小狗,“以前没人说过你好看吗?”


 


“没有。”


“噢,那他们真是眼瞎了。你知道娱乐圈这种靠皮相吃饭的地方,我见过不少,你这么好看的,可没几个,真是可惜了。”


“可惜什么?”


“可惜以后大概也没人会看到了。”


 


——愿上帝保佑你。


 


妖狐住在远离人烟的城郊,三尾特意给他找的房子,百米一间的独栋,可惜是租的。入行将近10年,妖狐片约广告不断,也算是赚得金箔满盆,只是平时花钱如流水,不理财不管账,临了头发现自己连个房都买不起,还好人生理念里有一条自己的不如别人的,也算住得舒坦。


 


到达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,漆黑的道路上只有风擦过树叶的声音,明明是像往常一样的安静,此时却诡异得可怕,妖狐拉着把手左瞧右瞧,生怕他开门的瞬间又从哪里冒出来几个丧尸,最后还是大天狗给他开了门,迎宾样地把他请了出来。


 


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,新闻主播一本正经地呼吁市民待在家里不要出门,原地等候警察的救援,简直是指明了一条地狱的通道。


 


随便打发了碗泡面,大天狗拎起他的包裹说要休息,妖狐瞅瞅人又瞅瞅电视里那些可怖的画面,强烈要求大天狗和他住一间。


 


只是为了他的人身安全,毕竟拿着枪的平民还不如使刀的屠夫。


 


至少在大天狗进浴室之前他的心思都还是单纯的,可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流水声,妖狐坐不住了,整个人像是火烧一样来回踱步,只能打开笔记本欣赏他珍藏的武藤兰老师。


 


可惜并没有用,屏幕上赤条条纠缠在一起的身体自动被换了头,眼里看的心里想的,全部变成了大天狗那张冷漠禁欲的脸。


 


见鬼,这丧尸是喷了什么迷药让他中了邪。


 


这边妖狐还没思考完人生,大天狗就出来了,换了条松松垮垮的裤子,一件黑色背心贴在身上勾出漂亮的腹肌形状,站在背景升腾的水雾里面擦头发。


 


莫名其妙的性感,妖狐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下,觉得自己有必要冷静冷静,慌忙溜进浴室,路过大天狗顺便揩了一下他筋瘦的二头肌。


 


——噢,手感还不错。


 


妖狐在里面酝酿了不少时间,从思想品德到马列主义,从世贸中心到索马里,好不容易构起心理防线,却在看到大天狗抱着他的笔记本一本正经的瞬间又崩塌。


 


画面还在一帧一帧的跳,失去水龙头噪音之后能听到自带喇叭传来的细微声音,无师自通的妖狐听着女人一声又一声的‘快、快一点’,紧张从脚底一阵窜起直冲脑顶。


 


全文字外链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luciazjq&tid=3213080#Content


 


第二天大天狗起晚了,睁眼的时候旁边的空位置都已经冷透,慌慌张张抓了枪往外冲,却在院子里看到蹲在树下拿着把小铲填坑的妖狐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 


第二次被这么问的妖狐回过头,看见连外套都没穿的大天狗站在他面前,手里拿着把枪,像个奔赴战场的死士。


 


妖狐笑嘻嘻地回答他,“埋种子,秋天把大天狗和妖狐埋下去,来年春天就长起来了。”


 


这个世界的未来太过动荡,总要有人替我们好好活下去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对了,还没问过你多大了。”


“……20”


“哇哦,我27,这算是老牛吃嫩草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叫声哥哥来听听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叫嘛,我都敞开腿给你上了,叫声哥哥不吃亏。”


“……闭嘴。”


 


 


——FIN——


 




全文字外链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luciazjq&tid=3213080#Content


 


磕文磕到半夜三更也是够了


作为老乘客从不发车的我这已经是极限,大家宽容宽容吧




狗子,媳妇都给你上了,你该来了吗?



画人难:

#民国私设#

范海辛留学在外时的糊涂事

烈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(X)

接受弟控的审判吧(√)


山药肉丸子:

大概是新想的梗!(*Ü*)ノ
大天使【后期堕天】白x撒旦【黑化向】鹊
大致就是天界与地狱的战争,鹊怀着仇恨报复天界用自己诱惑大天使长白堕落,成为自己手下,一同报复天界哈哈哈。双双黑化!!
【其实天界才是反派23333】

矿:

大灰狼吃小白兔啦,梗来源:山药肉丸子

咦,家里有个段子手/08 【一个纯属娱乐的小段子集】

梦里微音:

慎入!


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。


峰:CWT你今天回不回来?


等:(⊙o⊙?),里想沃辣?!!~W_W~


峰:不是,是家里的狗想你了。


等:哦︶︿︶ 


峰:所以,CWT今天你回不回来?


等:要等下才能告诉里沃,因为还有一个杂志要拍沃……


峰:嘁,忙死你算了!


等:反正沃尽量嘛……


峰:嗯。


等回到家,一开门。


wow


烛光晚餐


(虽然牛排看起来有点焦,意面看起来……)


厨房里峰在忙碌,等悄悄走过去,从身后抱住他。


等:哇,尼一fong里好坏的沃,居然骗沃~


峰:喂喂喂,干嘛呢!爪子拿开!


等:才不要!


峰:你不拿开我怎么炒菜啊,今晚还吃不吃了啊!


等:吃吃吃!



吃饭ing…


等:轰轰哦,今天是森莫特别的日子沃?


峰:自己想。


等:可是,沃想不出来啊。


峰:今天几号?


等:…14号


峰:所以嘞?


等:…情人节…


峰:╭(╯^╰)╮,傻瓜!


等:(ಥ_ಥ)辣有,只是因为和里在一起每天都是情人节,所以沃才会不记得…


峰:CWT,你又跟谁学坏了?


……




都不知道我自己乱写个啥。








画人难:

0w0炼金鹊那么纯良不欺负他欺负谁?(1)

「晓薛」七十岁的晓星尘躺在床上

叶羽渊:

*向大大借来的梗!这梗太萌!
*有写过或者侵权请告诉我,秒删


七十岁的晓星尘躺在床上。
阿箐从外面走进来:宋道长终于解了心魔悟道闭关了。
晓星尘:哦,闭吧闭吧,隔一年去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。
阿箐:听说最近有几个村子又招了鬼煞。
晓星尘:老了,这些机会就让给小辈们吧。
阿箐:坏东西看昨天买的水果坏了,拄着拐杖出门了,说要去掀了别人的摊子。
晓星尘:扶我起来……


七十岁的蓝忘机躺在床上。
蓝思追推门进来:含光君,金凌说要往姑苏送几只灵犬。
蓝忘机:拒。
蓝思追:前几日有弟子不懂事,捉了几只院里的兔子。
蓝忘机:罚。
蓝思追:魏前辈说今天晚上去和温宁打牌,不回来了。
蓝忘机:扶我起来……


七十岁的金光瑶躺在床上。
金凌:小叔,薛洋昨天又砸了金麟台的阶梯。
金光瑶:砸吧砸吧,反正都替他善后了一辈子了。
金凌:魏无羡又把你炼尸场里的尸人招去玩了。
金光瑶:给他吧,反正我也不想要了。
金凌:泽芜君要去云梦住几天,说是和舅舅谈谈蓝氏和江氏的合作。
金光瑶:扶我起来……